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即鹿第10章阿瓜胸怀暖辅国果善谋(1/2)

文/赵子曰
即鹿 | 本章字数:1810 即鹿txt下载 | 即鹿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半步多欲望传说、太阳的距离、明末封疆、步步高升、神厨狂后、稷下春秋、情侠艳史、锦衣春秋、重生在北宋末年之江山美人传、一流天师、阎王系统、刀笔吏、

贾珍言有密报,求见麴爽,进了麴家的门。

谷阴中城,莘迩家的门几乎是在相同的时间被敲响。

敲门的是宫中的内宦。

莘迩闻报,急忙披衣而起,见内宦於中庭,不使疑猜露出,从容问道:“宫中有事么?”

此内宦是左氏的亲信,要是面对其他官吏,或许会较为倨傲,在莘迩面前,他毕恭毕敬,说道:“王太后命小人请将军入宫。”

这大半夜的入什么宫?

莘迩问道:“可说是为什么事了么?”

内宦犹豫了下,小声答道:“将军,大王的龙体小有不适。”

莘迩心头“咯噔”一跳,不再多问,立即教府中备车。

稍顷,牛车备好。

莘迩与这内宦出门,奔往宫中。

令狐乐虽是大王,年龄小,尚未亲政,灵钧台中上下,左氏是最大的。有她的懿旨,宫禁打开,莘迩入内。内宦引路,过了几座宫殿,来到花木掩映下的令狐乐寝宫。

宫里宫外,没有几个宦官、侍女。

有的那几个,且都是左氏信用的。

莘迩心道:“王太后执政两年,已非昔比,颇知‘机密’二字了。”

龙床的帷幕掀开,烛火之下,只见令狐乐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仰卧床上。

两三个医官跪在床下,在给令狐乐把脉。

见莘迩到了,站在床边的左氏张皇地过来,颤声说道:“阿、将军,大王、大王从梦中惊醒,忽然晕厥。这、这可怎么办啊!”

左氏刚被叫起不久。

听闻儿子昏倒,她忧心如焚,没有装扮,未著典雅的衮袍,和平常的华贵优雅不同,上着襦衫,下着花间裙,足穿尘香履,简简单单,然别有婉丽的风韵。

这尘香履,是妇人睡觉时穿的鞋子,薄如蝉翼的丝绢所制,因鞋内散有龙涎香等香料而得名。只从这鞋子,就可看出左氏接报而来之时的仓促。

莘迩镇静地安慰她,说道:“王太后请勿忧心。大王活泼好动,龙体一向康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而且这几位医官都是国手,大王纵染小恙,亦可手到病除。”

左氏柳眉深锁,六神无主。

她一会儿看看床上的令狐乐,显出揪心的忧虑,一会儿转目祈求似地看看莘迩,仿佛莘迩是救星一般,平时清若水晶的眸子,充满了彷徨不安。

医官们轮流把脉,小声地商议了会儿。

应是确定了病症,他们中领头的弯腰行到左氏与莘迩身前,说道:“不行……。”

左氏惊叫一声,腿脚发软,就要摔倒。

莘迩眼疾手快,把她扶住。

左氏倒入他的怀中。

顾不上温香熟美的冲击和手中软绵绵的触感,莘迩变色问道:“什么?”

那医官吓了一跳,噗通跪下,说道:“大王没有大碍,只是梦中受了惊吓,用不了多时就能苏醒。臣等给大王开个安神的方子,吃上两天就无事了。”

“那你说什么不行了?”

“臣冤枉,臣哪儿敢说不行了!臣在斟酌该如何奏与王太后,想说的是‘大王现虽不醒,但是无碍’,到了口边,不知怎的,一呆就说错了。”那医官心惊胆战,害怕获罪,举起巴掌,“噼噼啪啪”,狠狠地打了自己几个耳光,趴在地上说道,“臣知罪,伏请王太后惩处。”

莘迩啼笑皆非,觉到小臂一轻,是左氏听完医官的话,缓过了劲,惊觉自己在莘迩怀中,羞涩难当,故此赶忙在侍女的搀扶下站起。

一股空落落的感受不由自主地顿生莘迩心头。

令狐乐无碍,左氏放下了心,她和声对那医官说道:“你起来罢。下次说话,不要再掐头去尾!”

那医官应道:“是。”

“去给大王开方、煎药吧。”

几个医官退出殿外。

莘迩把那领头的医官叫住,嘱咐说道:“好生为大王医治,治得好,重重有赏!”前几天那臂腻的美妙尚旋荡未去,猝不及防,又尝温香满怀,许久不曾说过脏话的莘迩,心中蓦然浮出一句,“他娘的!你这傻货倒是呆得妙!……哎呀,我怎能如此想!惭愧,惭愧。”

那医官应诺。

由那几个医官退下。

莘迩拿眼瞧左氏。

左氏心神已定,她莲步生姿,裙裾摇曳,步至床前,俯身摸了摸令狐乐的额头,按住胸口,说道:“大王!你险乎把为母吓到!”

闻得莘迩的声音。

他说道:“王太后,大王无碍,时辰太晚,臣就不在宫中留了,敢请告退。”

回味适才在莘迩怀中的滋味,那会儿是惊恐,无暇有旁的感觉,现下想来,却使左氏感到安宁。於此乱世,国外强秦觊觎,国内骄臣悍将,她与令狐乐寡母孤儿,便如外边那茫茫的夜色,不安时刻笼罩在她的头上,莘迩温暖的胸怀,在无边的黑暗中,似乎正是她渴望得到的容身之所。

左氏忍住娇羞,说道:“将军请等一下。”

“王太后还有何旨意么?”

“请将军近前。”

莘迩走到左氏前边。

“请将军把脸抬起。”

依照礼制,臣子是不能与主上对视的。莘迩遵旨,抬起了头。

左氏流目横波,双颊晕红欲滴,紧张地攥住玉手,勇敢地迎向他的眼睛,说道:“将军,张曹史对你说了么?陈公的议请,我已回绝他了。他的此议非是出自我的授意。”

毕竟有内宦和宫女们在,莘迩需要保持臣子的本分,他恭谨地说道:“陈公所言也有道

状态提示: 第10章阿瓜胸怀暖辅国果善谋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第9章青雀得蒲宠贾珍与宝绝 返回《即鹿》目录下一页:第10章阿瓜胸怀暖辅国果善谋(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天下英雄刘玄德偷汉神贼末日之最终战争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开海乱三国之吕布猛卒承包大明逐玺末代驸马我主明疆